一起穿游戏的第十五天(1 / 3)

随着时间一起回溯的,还有死去玩家的生命,以及他们使用掉的道具。

一切的一切,都回到了他们初入这个游戏时的状态。

被复活的玩家先是迷茫,继而狂喜,没有什么比死而复生更令他们惊喜的了。

几个玩家都不是蠢人,很快就有人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。

其中一个看上去年过半百的老玩家看着池绢,语气肯定道,“你是倦倦,刚才你使用了回档技能,对不对?”

池绢这个名字,对于时常混迹论坛的玩家而言都不陌生,即便他们没有见过倦倦本人,但也能从各种细致墨迹中推测出哪个才是她。

没想到他们这一回运气居然这么好,刚好和倦倦进了同一个游戏。

池绢此时的心情却很差。

要不是最后那个路人玩家发狂,将她踹了下去,她不会这么早就发动技能。

她冷冷地看了那人一眼。

察觉到她的目光,那个踹人的玩家上前走了几步,一脸讨好地看着她,“刚才对不起啊,你的技能真的很厉害,超级厉害!”说到最后,这个玩家朝她比出了大拇指,嘴角都快咧到眼角了。

其中的谄媚讨好之意,溢于言表。

【某种方面来说,回档真的很强大。】

【等于直接多了一条命,能不强大吗?】

【等她这个技能升到顶级,她应该会成为人类的希望吧。】

【可别,她人品不大行,还是别成为人类之光了。】

【楼上的别开玩笑了,都进无限流恐怖游戏了,能力才是最重要的,人品和三观在这里值几个钱?难道人品正直、三观正就能让这个人活得久一点?别闹。】

【在生死面前,人品可是最经不起考验的。不然为什么那么多人背刺同伴?】

【倦倦人品不行,不少人心里都有数,但为什么还是有多人捧她臭脚?还不是想沾她的光,想活得更久一点?】

活下去。

努力地活下去。

这应该是绝大多数被无限流游戏选中的玩家的心声。

但是在这样的恐怖游戏里,想要好好活下去,又是何其艰难的一件事?

-

年过半百的老玩家开口建议道,“好不容易重活一次,不如大家合作吧?”

丹老师作为带队队长,站出来代表队员们表明态度,“可以。”

此时,她的心头还残留着死去那一刻的恐惧,能再一次站在这里,已经是一件极为幸运的事。正因为经历过一次死亡,所以她愈发明白活着的珍贵。

她看了一眼同伴,说,“我们来交流一下上一轮游戏里得到的信息吧。”

十四个人找了个地方围坐在一起。

倦倦刚要往周遇景那边凑,顾裕和陈初就一人一边坐在了她身侧。陈初是习惯了粘着倦倦,顾裕则是主动为周遇景解围。

眼见着倦倦有些恼怒,顾裕好脾气地笑了下,“倦倦,先通关,好吗?”

倦倦这才安静下来。

顾裕朝周遇景扬了下眉,周遇景无声地朝他道了声谢。

这些玩家讨论通关关键的时候,周遇景正在思索别的事情。

怎么通关,他心里已经有数,上一轮里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离开游戏,只是为了验证自己心中的某个猜测罢了。

每一个玩家的技能都是私密的,只有玩家本人清楚这个技能的具体使用方式,以及弊端。国家队对于倦倦技能的说明很是含糊其辞,只说她能够回档,但从未提过她技能的局限性。

回档这件事,已经被证实是真实的了,那么局限性又会是什么?

不管是什么技能,都不可能是尽善尽美的。

通过这几局游戏的观察下来,他可以肯定,她不是每一局游戏都可以使用这个技能的。

两次技能之间,隔着漫长的cd期。

但池绢和池呈却从未跟他们提过这一点。

论坛里的玩家也都以为她可以随意使用这个技能。

这一局游戏,她被逼出了“回档”,那么下一局游戏里,她就已经没有技能可用了。

周遇景垂眸看着自己手心的红色丝线。红色丝线纠缠环绕,如同虫子一般蠕动着,翻滚着,血红色中带着一丝明显的不详。

这是中了诅咒之术的最直观体现。

这也是他离开游戏后不敢去见宁溶的最主要的原因。

一个月零六天……

他们已经一个月零六天没有好好说过话,没有好好见上一面了。

他垂眸,压住了眼底复杂的情绪。

如果他不能在红线蔓延全身之前用道具解除诅咒,那么他只能用其余的方式来解决这件事了。

-

有了上一轮游戏的经验,第二轮游戏进行的很顺利。

十四个玩家,有一个玩家极为擅长潜泳,他的技能也和水有关。这位玩家下水之后,轻松拿到了落在河底

最新小说: 魔君听见我要攻略他[穿书] 与魔尊结下生死契后 穿到北宋捞苏轼 白月光驾到[娱乐圈] 何以解忧,唯有暴富 重回妖鬼夫君为我战死前 你好,神秘法医[福尔摩斯] 反派之家,但咸鱼 被抛弃的女主角 在夏景清晰时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