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17 章(1 / 3)

傅闻璟并不否认自己对欲珠突然出现的关心很虚伪,他知道自己和其他人没有什么区别。

因为不在乎,所以从不关心。

但这不代表他默许了她会受到区别对待,还是这样严重的区别对待。宽大不合身的衣裙,他人敷衍了事的态度,谨慎小心的性子,处处都透露着不合理。

以及这些年她过的是什么日子。

傅家不穷,养一个女孩也并不费钱。既然养了,也明确给了身份。那就是家里的一份子,该怎么照顾怎么照顾,其他孩子该有的也该给。

下面人的态度往往受主家人影响。

父亲和母亲远在国外,他又很忙也基本不会回老宅。而在这边待的久的只有她和傅骄顾琳,以及前几年搬出去的傅津年。

又想到前年他们二人一起搬去他位于市中心的房子,男人眉头皱的更紧。因为傅闻璟意识到,在他不知道的角落里,傅家老宅可能发生过一场针对某个人的排挤和霸凌

欲珠单手抱着书包,扶着楼梯一阶接着一阶往上。直到来到二楼,她才松开手。

脚下的木质地板踩着并不难受,甚至是舒适柔软。在进入二楼时,她便慢下了脚步。

因为那个人落在她身上的视线被阻断。

欲珠并不会觉得傅闻璟的视线带有别样目的,或者又代表什么。她抗拒仅仅因为不喜欢被人注视,而这个人是谁不重要。

没了那恼人的视线,女孩脚下的步伐都轻松许多。她穿过一个个紧闭的深棕色房门,来到自己的房门前推门进入。

如往常一样,先写家庭作业。

等厨房阿姨的电话,她在下楼吃晚饭。

她时间算的很紧,也很准确。在写完最后一道题时,她接到了楼下打来的电话。

随即便是收拾桌面,下楼。

这次餐桌前摆放的是两个人的晚餐,分别是谁的显而易见。不过好在,那个人不在。

或许又在忙。

她坐到自己的位子前想。

傅家并没有什么非要一起用餐的规矩,又因为人多,且口味不同,大多时候都是分餐制,自己吃自己的,并不需要等人一起。所以欲珠并没有等傅闻璟一起用餐的想法,她吃饭不快,但也不慢。

又因为下午吃了程娜给的小蛋糕的缘故,她不怎么饿。就只顺便吃了两口,喝了些排骨海带汤。

也不知道是不是欲珠的错觉,她总觉得今天的厨房阿姨有些奇怪。奇怪在哪里,在过于热情,在对她的态度上。

以往厨房阿姨对她的态度也不差,但就是没有今天这么好,时刻对她笑盈盈。

态度里更是带了一些谨慎小心和讨好,好像生怕她会生气。这很不对劲,是欲珠一眼便察觉出的不对。

与此同时,她还发现老宅里的其他工作人员也有了轻微变化。就比如负责老宅运行的主要工作人员管家阿姨。

在看到她时,立马笑着上前和她说。

夏日到了,该换新衣服。她联系了专门为傅家人提供私人定制设计的服装工作室,工作人员晚上七点到。

这话并没有什么问题,因为往年夏天也有。问题同样出在管家阿姨的态度上,她脸上的笑过于热情甚至是温柔。

傅家的工作人员并没有故意虐待她有的只是比不上其他人的悉心,态度敷衍。

所以,这个笑不正常。

透着丝诡异,奇怪,让她感到不安。

但同时,欲珠也明白这是出自傅闻璟的手笔。在她和管家阿姨交谈时,余光瞥见远处二楼楼梯口出现了一道纤长身影,是傅闻璟。

男人身形颀长,眉眼锋利。

或许是洗过澡的缘故他换了身衣服,黑色剪裁得体的西服变成更加居家休闲的灰色套装。

在他出现的那一瞬,她能明显感受到管家阿姨的态度更加恭敬体贴,女管家讨好道:“傅先生。”

随着她的话落,男人投来视线。

清冷的眸子在她们身上扫过,最后定格在欲珠身上。这时欲珠也正好看过去,两人目光就这么突兀对上,像是过了一个漫长的世纪,持久而印象深刻。

欲珠低下头,率先移开视线。

她明白这些变化来至傅闻璟,因为他在,所以他们想要表现的好一些,都是在做给他看。这样的可能,并没有让女孩感到失望。

同样,也没有高兴。

欲珠已经习惯了傅家的工作人员对待她的方式,不好不坏,不远不近。

同时也给了她很大的自由。

她可以肆无忌惮的活在自己的小角落,做什么想什么都无人在意,也不会有人强行更改。现在他们的变化,对她其实更像是一种负担。因为她最需要人照顾的年岁,已经过去。

但要说恨也没有,她们对她的态度变化并不会有太大影响。往好处想,以后她能得到更好的待遇。欲珠是个很普通的常人,她有自己的小心眼和打算,也和大家一样,喜欢过轻松一点的日子。

最新小说: 重回妖鬼夫君为我战死前 魔君听见我要攻略他[穿书] 穿到北宋捞苏轼 被抛弃的女主角 与魔尊结下生死契后 何以解忧,唯有暴富 你好,神秘法医[福尔摩斯] 反派之家,但咸鱼 白月光驾到[娱乐圈] 在夏景清晰时刻